首页

AD联系:3171672752

环亚

时间:2020-04-04 11:24:46 作者:真钱二八杠 浏览量:87841

AG永久入口【AG88.SHOP】环亚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,见下图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,见下图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,如下图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如下图

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,如下图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,见图

环亚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环亚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1.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

2.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3.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。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

4.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。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。环亚

展开全文
相关文章
足球比分网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现金扎金花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....

美高美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....

bet007

多国能源部门认为: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....

bwin888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....

相关资讯
12bet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....

球探体育比分老版本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....

阳光在线
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且已取得明显进展的背景下,油市的担忧情绪也随之缓和。1月初以来,出于担心新冠病毒拉低中国需求,两大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均下跌近20%。不过,进入2月中旬,这两大国际基准油价相继回升。

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,2月14日,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,收于56.04美元/桶;WTI则小幅上涨0.5%,收于51.49美元/桶。之后油价连续5日上涨,2月18日盘中承压略有下挫暂时终止连日反弹,布伦特原油收于57.75美元/桶,WTI收于52.05美元/桶。

尽管国际能源署(IEA)和欧佩克日前纷纷下调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美国和俄罗斯均认为,新冠疫情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只是“暂时的”。

据了解,IE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了30%,从此前的日增120万桶降至82.5万桶,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。欧佩克则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22万桶/日下调至99万桶/日。

IEA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新冠疫情冲击中国消费,从而影响全球经济,将对今年全球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。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2008—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,预计同比减少43.5万桶/日。

不过,美国能源部长丹·布鲁耶特公开发声称,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暂时的,美方认为中国为控制新冠病毒扩散所做的初步努力很成功。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国CNBC新闻网采访时还表示,不必担心新冠疫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。

“虽然这一病毒导致石油产量略有下降,但我们不必担心其最终影响。事实上,虽然全球石油消费量减少1%至关重要,但是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布鲁耶特称,“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该病毒引起的所有情况,同时也在分析其可能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的影响。目前来看最终影响很小,即使中国日需求下降50万桶,依然不可能大幅推高油价。”

布鲁耶特补充称,中国能源购买量的确在“放缓”,如果病毒持续快速扩张,将进一步影响中国的进出港航班等,届时将会产生更大负面影响,“但照目前情况来看,疫情影响并未扩大”。

天然气输出国家论坛(GECF)秘书长Yury Sentyuri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这只是暂时情况。”沙特能源部长阿齐兹亲王则公开表示,对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充满信心,相信能够彻底根除并遏制该病毒的传播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具有必要的能力和灵活性,可以根据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,以响应任何发展。”

阿拉伯新闻网报道称,“欧佩克+”持续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可能对中国、全球经济及石油市场带来的影响,但该组织内部对此分歧较大。2月初,“欧佩克+”曾召开紧急会议,围绕新冠疫情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的冲击进行讨论,沙特方面敦促深化减产力度,以维持油价稳定,但俄罗斯方面则持不同意见。

俄罗斯明确拒绝了欧佩克应对新冠疫情的深化减产提议,建议延长目前的减产协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沙特提出每日再减产60万桶的折衷方案最终被俄罗斯否决,理由是目前评估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为时过早。沙特最初支持每日再减产80万至100万桶,以平衡石油市场。

对于新冠疫情对油市的影响,前海期货分析师黄笑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2月石油需求每日减少260万—300万桶,看起来很严重,但从长期而言影响并不大。“现在的出行限制,一方面压缩了汽柴油使用量,从而导致石油需求下降,另一方面使得山东地炼的油罐车被堵在厂区不能出来,成品油不能外运,也会影响到炼厂对原油的需求。当出行限制取消后,终端消费与炼厂物流恢复,成品油需求自然很快恢复,进而带动石油需求回升。”

黄笑凡指出,目前针对第一季度中国的石油需求减少有两派观点:乐观预期是石油需求每日减少16万—25万桶,悲观预期是每日减少120万桶。“IEA预计,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每日将减少43.5万桶,反推的话,中国需求大致将减少20万—22万桶。如果中美之间落实协议,贸易量恢复至去年年中水平,经济反弹会填补这20万—30万桶/日的损失。而且,如果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,也能填补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。”

(编辑:逍遥客)

<....

热门资讯